快速时时彩|快速时时彩开奖查询
  歡迎您來到毛澤東研究網    
讀書品文

讀書養豪氣:毛澤東早年鄉村讀書經歷

來源: 《新湘評論》2019年第三期 2019年2月11日 作者:唐利 點擊數: 時間:2019-04-12
  
毛澤東的讀書習慣在青少年時期開始養成,他一生與書,與圖書館結下不解之緣;同時,在毛澤東身上,讀萬卷書與行萬里路,總是緊緊結合在一起,這成為毛澤東一步步成長,直到成為偉人必不可少的條件。可以說,是讀書和實踐哺育了毛澤東的成長,同時養育了他的豪氣。
唐家坨藏書的蓄積
毛澤東出生在韶山沖一個農民的家庭,這里交通不便、風氣閉塞,他兩歲至八歲在外婆家唐家坨度過,且在整個少年時代,他經常去外婆家,尤其是1906年到1909年間那一段輟學的時間,外婆家的藏書和表兄文運昌從新式學堂帶回來的新書,極大地慰藉和豐富了毛澤東的少年生活,更重要的是引領了他未來的方向。
湘鄉在清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將全縣劃成12個鄉,鄉以下劃分為44個都和3個坊,都以下分區,區以下分牌;分別由都總、區總、牌頭行使管理職權。唐家坨屬于湘鄉縣鳳音鄉第四都,毛澤東的七舅文正興(字玉瑞)當著都總。毛澤東來到這里時,外婆家已是一個大屋場,擁有房屋90多間,田地140畝;里外住著許多文姓人家。房屋的東頭即是外祖父文芝儀家,西頭則住著叔外祖父文芝祥一家。整個一幢屋,取名“三芝堂”,表示三兄弟——芝蘭、芝儀、芝祥共有,正堂屋大門貼著一個大大的“福”字,兩旁寫著對聯:潼川世業,潞澤家聲;橫批:介景綏多。
對聯昭示著文家的來歷、郡望和家風。堂屋里滿室書香,正中有神龕和一塊“天地君親師”的牌匾。神龕兩旁掛著一副對聯:洛社英鳳昌百代;文山浩氣壯千秋。這是毛澤東的八舅文正瑩(即文玉欽)所寫。聯中的“洛社”“文山”分別指三國時期魏國的大將文聘和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均系文氏祖先里赫赫有名的杰出人物。
堂屋兩邊還掛著3塊橫匾,一塊是親友送給毛澤東的外曾祖母賀氏的“貞松長茂”;一塊是送給毛澤東的外婆賀氏的“厚德延年”,還有一塊是送給毛澤東的八舅文玉欽的“積厚流光”。
毛澤東大約在1896年春來到唐家坨,也就是他的弟弟澤民將要出生的時候。毛澤東的八舅文玉欽為人正直,注重節操,又是讀書人,他在家開設蒙館,毛澤東向八舅要求讀書,八舅認為外甥還不到開蒙的年紀,只讓他旁聽。
外祖家風對早年毛澤東曾發生極為深刻的影響,特別是在成才、讀書方面發生了非常積極的影響。
從讀書方面來說,直接影響毛澤東的是八舅文正瑩。
文正瑩(1859—1929),字玉聯,號玉欽。他是毛澤東母親文七妹的二哥、毛澤東的二舅父,因在同族兄弟中排行第八,所以毛澤東稱他為八舅。文正瑩是一位正直而溫和的鄉中儒士,在家中開了個小私塾,教族中子弟讀書識字。
難能可貴的是,毛澤東外婆家有一間藏書室,藏書包括四書、五經、唐詩宋詞、百家經典及明清小說等,八舅是毛澤東幼兒時的啟蒙老師,八舅的書齋就是毛澤東人生的第一座圖書館。
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外婆家唐家坨移交給韶山毛澤東同志紀念館一批珍貴的古籍,這些書相當一部分是毛澤東少年時代讀過的,計有:乾隆丁亥(1767年)刊印的《御批通鑒輯覽》58冊;清嘉慶十三年(1808年)刊印的《禮記精義》1冊、《周易精義》1冊;同治三年(1864年)刊印的《尚書》4冊、《禮記》10冊、《詩經》4冊;同治八年(1869年)刊印的《續資治通鑒》60冊;光緒元年(1875年)夏刊印的《資治通鑒》104冊;1926年刊印的《飲冰室文集》41冊;另有《十三經注疏》3冊、《論語》2冊。
當然,唐家坨的藏書數量遠遠不只上述這些,僅從歷經數十年殘留和移交的這些書中,可見文家讀書氛圍之濃厚,對毛澤東影響之深遠,特別是《資治通鑒》《續資治通鑒》《御批歷代通鑒輯覽》,更是毛澤東一生中讀得最多,受影響最大的書籍,其初讀極有可能就是從他舅舅的藏書室開始的。至于《詩經》《尚書》《周易》《禮記》《十三經》這些國學經典也頗早進入到毛澤東的閱讀視野,即使幼年時期還不可能有能力閱讀,但在毛澤東的少年時代,在他不斷地往返于舅舅家唐家坨與自己家韶山沖期間,他是閱讀甚至深讀過的。
毛澤東在舅舅家讀過的書除了國學經典和各種古籍,還有時論新書。
詠昌先生,書十一本,內《盛世危言》失布匣,《新民叢報》損去首葉,抱歉之至,尚希原諒。
澤東敬白
正月十一日
又國文教科書二本,信一封。
文運昌是毛澤東舅舅的兒子,即毛澤東的表兄,也是毛澤東早年讀書的引路人之一。這個還書便條是有關毛澤東借書的最早的實證。
東茅塘藏書的熏陶
1909年,毛澤東輟學3年后,得到重新入學的機會:父親輸了一場官司,山林被霸占,毛澤東趁機向父親提出重新讀書的要求。父親想:兒子要能學會打官司,也可為自己爭一口氣!韶山沖東茅塘附近的烏龜頸,有一位懂得官場世故的老先生在家授徒。“我到一個失業的法科學生家里,在那里讀了半年書。”毛澤東回憶的“失業的法科學生”是指毛岱鐘,毛岱鐘的父親就是毛澤東的老師毛簡臣。
毛簡臣,又名恩镕,字羽儀,是毛澤東的本族叔祖父,其父毛相才(派名祖南)與毛澤東曾祖父毛祖人為堂兄弟。他是1881年二修《韶山毛氏族譜》的繕寫和校閱以及1911年三修族譜的編修。
毛簡臣青年時代投湘軍,隨左宗棠部遠征新疆,充當錢糧師爺;他善于記賬,能雙手打算盤。1900年,也就是毛澤東7歲時才回到韶山,種田兼教書。
1909年前后的毛澤東,求知欲望頗強,他不喜歡學打官司,因此在毛簡臣門下只讀半年,就轉到他非常敬佩的毛麓鐘先生那里去了。
毛麓鐘譜名毛貽訓,學名紹芳,字麓鐘,號云閣,生于清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農歷十月二十四日。祖父毛蘭芳與毛澤東的曾祖父毛祖人系堂兄弟,既有文才,又善辭令,其父毛鼎臣有5個兒子,毛福生居長,毛麓鐘排行老二,還有壽生、喜生、全生。清光緒十八年(1892年),毛麓鐘中了長沙府學秀才。他青年時代投軍,甲午戰爭后,辭職回鄉,以“韶山小隱人”自居。
毛麓鐘的家在東茅塘。這里也是毛澤東的祖居地,毛麓鐘與毛澤東的父親是共曾祖父的堂兄弟。早在毛麓鐘祖父毛蘭芳手里,就在這里創辦一所私塾,叫作面山樓,這是韶山沖最出名,育人成果最大的私塾。毛蘭芳給面山樓留下大量詩書及他自己的手稿(包括一套完整的《毛氏族譜》);毛蘭芳之后,毛福生、毛麓鐘又添置許多經史子集,結果,這里成了一座小型圖書館,毛澤東大開眼界,遍覽群書,尤其還讀了一些帶有新潮意味的書籍——這是毛澤東少年時代在韶山接觸各種書刊最多的一次,由此生發了對中國歷史的濃厚興趣。
毛麓鐘的侄兒、毛澤東的堂兄毛宇居這樣記述這間藏書樓:
予與季叔輩尚在童年,只知嬉戲,叔父(指毛麓鐘)時嚴加課讀,常率讀書于住宅面山樓,每日課以經文;迨予年稍長,常指歷藏之書籍告之曰:某篋為蘭芳公之手冊,某篋為汝亡父臣公(即毛恩甫)之遺稿,某篋為予手所購訂。均經批點,無不一字一珠,宜珍惜之。
在毛蘭芳先生留下的面山樓,毛麓鐘慧眼識才,將毛澤東收為學生。于是,繼舅舅的“鄉村圖書館”之后,毛澤東又在他人生的第一階段極為難得地得到第二座“鄉村圖書館”。他在這里受到了毛麓鐘先生的精心培育,正是有了面山樓書籍的熏陶和毛麓鐘先生的指引,毛澤東有了對中國歷史的濃厚興趣和當時中國前途命運的強烈關注,并下決心離開韶山,走向外面的世界。
少年毛澤東讀書的經歷,讓人們清楚地了解到:書在一個人的成長過程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從韶山地方的非正規的“鄉村圖書館”到湖南省城的圖書館再到京城的北京大學圖書館,讀書養育了毛澤東的豪氣,讀書成為毛澤東人生不可或缺的內容。
 
 
 
  毛澤東研究網聲明:本網站屬非營利性學術網站,消息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毛澤東研究網登載系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上一篇文章:毛澤東與傘
版權所有:湖南省毛澤東研究中心 地址:湖南省長沙市德雅路瀏河村37號 郵編:410003 登錄
e-mail:[email protected] 湘ICP備:14006081 技術支持:格賽科技
主管: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湖南省社會科學院 主辦:湖南省毛澤東研究中心 總訪問量: 位訪問
快速时时彩 极速28永久赚钱模式 二人麻将棋牌可兑现 98极速赛车 西游网页游戏官网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同步 创富彩票专业版下载 捕鱼来了官网公告 黑龙江快乐10分官方网站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 pk10冷热遗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