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时时彩|快速时时彩开奖查询
  歡迎您來到毛澤東研究網    
故事人物

毛澤東立起湖湘文化的豐碑

來源: 《湖南日報》2018年12月24日 作者:李佑新 記者 奉清清 點擊數: 時間:2019-03-22
  

   湖湘文明,源遠流深;惟楚有材,于斯為盛。千百年來,燦爛的湖湘文化如湘江奔涌,生生不息。千百年來,一代又一代湖湘哲人士子上下求索,立功立德立言,成就了湖湘人物的星漢燦爛。而毛澤東橫空出世,以其艱辛的探索和締造新中國的豐功偉績,把湖湘文化的影響推向了極致,被譽為“偉大時代的靈魂人物”。毛澤東如何傳承和發展湖湘文化?他把湖湘文化帶到了哪里?毛主席誕辰125周年前夕,湖南日報記者采訪了湘潭大學毛澤東思想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李佑新。

  毛澤東橫空出世,與他學習傳承湖南近代以來諸多人才群體的思想密不可分

  湖南日報:壘土才能成峰。應該說,毛澤東橫空出世,是與他學習傳承湖南近代以來諸多人才群體的思想密不可分的。那么,他賴以汲取滋養的這個群體展示了怎樣的湖湘文化特質?

  李佑新:在中國古代史上,湖南本土很少有著名人物。但是到了近代,在轔轔相接的各個重要歷史階段上,涌現出一個又一個人才群體,而以毛澤東為代表的湘籍無產階級革命家群體,則是湖南人才群體發展史上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峰。正是以毛澤東為代表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主導了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為廣泛而深刻的偉大社會變革,也奠定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夢想的堅實基礎。

  從近代人才群體的身上,我們可以看到湖湘文化三個顯著的特征。一是具有悠久的理學傳統,講求人生立志、心性修養和社會責任感,這對于湖湘學子咬牙立志拔起寒鄉,具有不容忽視的重要作用;二是在追求“內圣”的同時極為注重“外王”的經邦濟世,具有注重現實實際的務實學風,這使得湖湘學子大都于學于政卓有建樹,而區別于空談性理的“腐儒”;三是在近代社會動蕩和民族危機的背景下,上述兩個方面指向救亡圖存這一根本的價值目標,從而使湖湘學子大都具有強烈的愛國情懷。從王船山的“民族大義”、魏源的“師夷之長技以制夷”、譚嗣同的捐軀壯舉,到陳天華的《猛回頭》《警世鐘》和楊度的《湖南少年歌》,直至毛澤東“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的歷史宏音,無不體現出湖湘士人的愛國激情。湘籍學者楊樹達說:“自船山先生以后,湖南人篤信民族主義,固欲保持自己民族,故感覺外患最敏”。 可以說,湖湘文化的這些特質是近代以來湖南人才群體興起的重要原因,也是毛澤東的精神滋養。

  毛澤東極其推崇王船山樸素的唯物主義和民族意識

  湖南日報:那么,毛澤東是如何自覺傳承湖湘文化的?

  李佑新:毛澤東在湖南第一師范讀書時就深受湖湘文化的影響了。這不能不提及他的老師楊昌濟先生。楊先生在湖南第一師范主講哲學和倫理修身課,“所講不限于西洋之倫理學說”,中國先儒如“王船山學說亦間取之”。楊先生在其日記、文章和自編的教材中,極為推崇王船山、魏源、曾國藩、譚嗣同等湖湘文化中的重要代表人物。一師時期,毛澤東在他的引導下開始閱讀包括《船山遺書》《曾國藩家書》《仁學》等在內的湖湘文化的代表性著作,深受影響。

  例如對于王船山,毛澤東可謂終生不忘。他在學生時代的筆記《講堂錄》中就記下了王船山“有豪杰而不圣賢者,未有圣賢而不豪杰者也”論斷,并做了發揮。1914年長沙成立了船山學社,青年毛澤東等前往聽講。蕭三回憶說:“長沙城里曾有人組織過‘船山學社’,每逢星期日舉行講座,講王夫之的學說。澤東同志邀請我們少數人也去聽講,他極其推崇王船山樸素的唯物主義和民族意識。”中國共產黨成立初期,毛澤東還以船山學社為基礎創辦了湖南自修大學。美國著名的毛澤東研究專家施拉姆說:“‘自修大學’設在船山學社,這決非一個偶然的枝節問題,恰恰相反,它可以被看作日后在毛澤東領導下所形成的中國革命的象征。因為‘自修大學’雖然極其強調新思想尤其是馬克思主義,但也非常重視中國的文化傳統,其中特別包括像王夫之這樣的持批判態度的唯物主義和民族主義思想家。中國共產黨許多未來的干部,都是這個學校的學生,毛澤東在參加那里舉行的各種討論會的過程中,繼續為‘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奠定基礎。”施拉姆這個說法是有依據的。1937年毛澤東在抗戰軍政大學講哲學,備課時研讀過《船山遺書》。由于手頭該書不齊全,還寫信給在長沙主持八路軍辦事處的徐特立,請求幫忙設法補齊所缺各冊。1959年10月30日毛澤東出京視察時,王船山關于哲學和歷史方面的著作在他指明要帶走的書籍清單之列。直到晚年,毛澤東還肯定了王船山的樸素唯物主義,稱贊“王夫之的古代唯物論”是中國教育史中不可忽視的重要部分。

  又如對于曾國藩,青年毛澤東也非常推崇,曾將閱讀《曾國藩家書》作為常課。他在《講堂錄》中記有曾國藩的不少語句,點評歷史人物時將曾國藩列為“辦事而兼傳教之人”,這是極高的評價了。甚至還表示:“愚于近人,獨服曾文正”。毛澤東后來成為一個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依然認為曾國藩的某些東西還是可供借鑒的。直到晚年,他還稱“曾國藩是地主階級中很厲害的人物”。

  以毛澤東為核心的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集體創造的毛澤東思想,帶有鮮明的毛澤東氣質,也就是湖湘精神

  湖南日報: 有學者認為,以毛澤東為核心的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集體創造的毛澤東思想,帶有鮮明的毛澤東氣質,也就是湖湘精神的烙印。可以這樣理解嗎?

  李佑新:我覺得您的理解是符合歷史事實的,這至少表現在如下幾個方面。一是湖湘文化中有一種深厚的“道”論傳統和“原道”精神,體現為湖湘學人對宇宙法則和社會人生根本性問題的強烈關注與追問。楊昌濟先生在湖南第一師范講課時就極為推崇這種“原道”精神,并將這種“道”稱之為“大原則”,要求學生認識宇宙人生的“大本大原”之道。青年毛澤東關于全力探求“大本大原”的論述,正是源自湖湘的原道傳統;青年毛澤東對大本大原的執著追求發展為對“主義”的追求,并在社會實踐的基礎上最終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毛澤東終生重視對哲學的研究和普及,他寫的《實踐論》《矛盾論》,無疑標注了他哲學研究的巔峰。二是湖湘文化中有著突出的經世致用的實學傳統,體現為湖湘學者大都具有注重現實實踐的務實精神。“通今”“致用”和“力行”的實學文化氛圍,塑造了青年毛澤東注重現實實踐和研究現實國情的文化性格,對他后來的思想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以“實事求是”為例。湖湘文化傳統中的“實事求是”由于其強烈的務實學風而成為一種注重現實實踐的思想和精神,曾國藩和楊昌濟就曾批評考據學脫離“實事求是”,而認為實事求是就是從實際的事物中研究其道理。歷史上湖南第一師范《教養學生之要旨》中所規定的“國民教育趨重實際,宜使學生明現今之大勢,察社會之情狀,實事求是”,也明確地體現了湖湘經世致用的務實精神傳統。可見毛澤東后來所闡述的中國共產黨人“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無疑與這一湖湘文化傳統有著思想淵源關系。三是湖湘文化中有著深厚的理學傳統,體現為湖湘學者大都講求道德修身,追求所謂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人生境界。楊昌濟先生在湖南第一師范主講修身課,推崇這一理學傳統,這使得青年毛澤東和他的同學們“作成一種奮斗的向上的人生觀”。毛澤東后來所闡釋的“為人民服務”與他早年接受的“民胞物與”有著某種精神傳統上的關聯,而批評與自我批評這一中國共產黨人的優良作風,與傳統的道德自律自省也有著不容忽視的繼承關系。四是青年毛澤東受楊昌濟影響,對譚嗣同的“心力”說極為欣賞。同學張昆弟曾記載毛澤東的談話,說“人之心力與體力合行一事,事未有難成者”,張昆弟對此深表贊同,感嘆說:“人心能力說,余久信仰,故余有以譚嗣同《仁學》可煉心力之說”。青年毛澤東還曾寫過一篇題為《心之力》的文章,并得到老師激賞,給了一百分。這一被毛澤東后來稱為唯心主義的心力說,實際上轉化成了毛澤東的主觀能動性思想。

  毛澤東對湖湘文化發展的最大貢獻,在于給現代中國革命的偉大歷史進程深深地打上了湖湘文化的烙印

  湖南日報:您認為,毛澤東對湖湘文化發展的最大貢獻是什么?是為湖湘文化注入了紅色基因嗎?

  李佑新:毛澤東對湖湘文化的貢獻,應該說是多方面的。最大的貢獻似乎在于,毛澤東將湖湘文化的一些重要內容改造和轉化成了中國共產黨的重要思想資源,轉化成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重要思想內容。如“實事求是”這一命題,被改造成了“一切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成為了中國共產黨的思想路線;“民胞物與”思想被改造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成為了中國共產黨的宗旨。正是因為毛澤東,這些傳統思想和概念重新獲得生機而大放異彩;正是因為毛澤東,湖湘文化才參與了現代中國革命的偉大歷史進程,甚至給這個歷史進程深深地打上了湖湘文化的烙印;正是因為毛澤東,湖湘文化才超越了狹隘的地域局限,而成為影響中國乃至世界的思想傳統;也正是因為毛澤東,湖湘文化才獲得了重要的當代意義和價值,而越來越被人們所重視和研究。毛澤東是湖湘文化孕育出來的具有世界性影響的偉大人物,同時毛澤東也是湖湘文化發展史上一座新的高峰。

  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就是我們傳承和發展湖湘文化的“大本大原”

  湖南日報:歷史不會憑空而來,同樣不會無故消失。是否可以說,毛澤東開創的湖湘文化新境界,為我們傳承和發展湖湘文化提供了新的起點和“本原”?

  李佑新:我認為,毛澤東之所以能夠開創湖湘文化新境界、立起湖湘文化發展史上的一座豐碑,根本原因在于:他是一個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批判性地繼承和創造性轉化了湖湘文化。實事求是這個概念,無論是作為考據學的命題還是作為湖湘文化的思想命題,以其原有的形式和內容,是很難成為當代中國思想史上的重要命題的。但經過毛澤東的改造,成為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核心命題,成為了毛澤東思想活的靈魂。湖湘文化中的道德修身傳統和“民胞物與”精神,本質上也很難成為現代性社會的重要思想。但毛澤東將其改造成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卻成了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永遠不變的宗旨。再比如說湖湘文化中的“民族主義”傳統,無論是在王船山那里,還是在譚嗣同那里,都具有狹隘的民族主義性質。但毛澤東將這種民族主義傳統改造成與國際主義相結合的愛國主義,成為了中國共產黨人團結和帶領中華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寶貴精神資源。如此等等。可以看出,毛澤東開創了湖湘文化新境界的關鍵,在于他在指導中國革命的偉大實踐中,自覺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批判繼承和創造性轉化了湖湘傳統文化,從而使傳統文化煥發出新的生機與活力。因此,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就是我們傳承和發展湖湘文化的“大本大原”。

  湖湘文化的當代發展,決不能離開當代中國社會的偉大實踐,不能偏離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方向

  湖南日報: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上,湖湘文化如何再出發?

  李佑新:首先要立足于新的時代,這是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時代。新時代有新的實踐,有新的問題。毛澤東之所以能夠實現湖湘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就是因為回答和解決了那個時代的重大問題,湖湘文化的當代發展也決不能離開當代中國社會的偉大實踐。特別是要面向湖南的發展實踐,聆聽時代的呼聲,回應時代的呼喚,著力解決“發展中的困惑”。其次要把握傳統文化的正確發展方向,這就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方向。近代以來與中國社會發展方向密切相關的就是關于中國傳統文化發展方向的爭論。歷史證明,文化保守主義和自由主義的方向是錯誤的,教條主義的馬克思主義也是錯誤的,而毛澤東所開拓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方向,既是中國革命和建設實踐的正確方向,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發展的正確方向。湖湘文化正是通過毛澤東而融入中國化馬克思主義之中,而獲得其生命力的,湖湘文化的未來發展也必須參與馬克思主義中國時代化大眾化,參與構建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才能真正獲得其時代認同與價值認同。第三,要注重創新。傳統文化在當代社會要具有活力,必須具有創新的形式和內容。毛澤東之所以成為湖湘文化發展的一座高峰,就在于他對湖湘文化一些重要思想和話語概念的批判性繼承和創新性發展。湖湘文化必須以創新的形式和內容才能融入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歷史進程之中去。

 

 

毛澤東研究網聲明:本網站屬非營利性學術網站,消息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毛澤東研究網登載系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下一篇文章:毛澤東的嚴實家風
版權所有:湖南省毛澤東研究中心 地址:湖南省長沙市德雅路瀏河村37號 郵編:410003 登錄
e-mail:[email protected] 湘ICP備:14006081 技術支持:格賽科技
主管: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湖南省社會科學院 主辦:湖南省毛澤東研究中心 總訪問量: 位訪問
快速时时彩 爱乐手游平台下载 彩票大小单双违法吗 澳洲时时彩计划群稳赚 7个肖复式5肖计算表 赌博翻倍公式137 稳赚不赔的投资软件 至尊牌九作弊器下载 六码复式二中二资料 ag电子游戏有漏洞吗 3肖6码免费公开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