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时时彩|快速时时彩开奖查询
  歡迎您來到毛澤東研究網    
讀書品文

毛澤東詩詞中的樹木

來源: 《光明日報》2016年4月15日 作者:汪建新 點擊數: 時間:2019-03-22
  

     毛澤東出生于山區,從小就熟悉山、喜愛山。毛澤東在詩詞中反復吟詠山,有專門以山為題的詩作,如《西江月·井岡山》《清平樂·六盤山》《七律·登廬山》;提到山的詩句更是不勝枚舉。毛澤東把山作為豐富的審美題材,寫得儀態萬千、瑰瑋雄奇、神情飛揚,而對樹木似乎著墨不多。其實,毛澤東詩句中的樹木,同樣也是含義豐富,令人回味無窮的。

  毛澤東有幾次專門提到了幾種樹,但具體所指卻并不相同。《七絕·贈父親》“埋骨何須桑梓地”一句中,“桑梓”是兩種樹,也是故鄉的代名詞。唐代詩人柳宗元的《聞黃驪詩》中就有“鄉禽何事亦來此,今我生心憶桑梓”之句。毛澤東詩句中的“桑梓”語意約定俗成,與他離開韶山外出求學的心境十分契合。在《七絕·詠蛙》“獨坐池塘如虎踞,綠楊樹下養精神”中,“楊樹”指青蛙所處的自然環境。在《蝶戀花·答李淑一》“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飏直上重霄九”中,“楊柳”一語雙關,既指楊開慧、柳直荀二位烈士,又指楊樹、柳樹兩種樹,特指潔白的楊花柳絮。而在《七律二首·送瘟神》“春風楊柳萬千條”中,“楊柳”不僅僅是樹木,更是新中國繁榮景象的生動寫照。“楊柳”不是楊樹與柳樹的合稱,泛指柳樹,與植物學分類中所說的楊樹沒有任何關系。在古典詩詞中,“楊柳”是一個情思纏綿的常見意象,名篇佳句數不勝數,如“楊柳岸曉風殘月”(柳永《雨霖鈴》),“羌笛何須怨楊柳”(王之渙《涼州詞》),“楊柳青青江水平”(劉禹錫《竹枝詞》)。

  在《七絕·為李進同志題所攝廬山仙人洞照》“暮色蒼茫看勁松”和《七律·有所思》“青松怒向蒼天發”兩個詩句中,“勁松”“青松”說的都是松樹,代表著正面形象,是中國共產黨人和革命者的代名詞。1944年,在《柳樹和松樹》一文中,毛澤東曾經高度贊揚松樹的風格:“松樹發育成長,不怕刮風下雨,嚴寒之中也能巋然屹立,松樹有原則性。”《卜算子·詠梅》“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和《七律·冬云》“梅花歡喜漫天雪”當中所贊頌的“梅”,堅冰不能損其骨,飛雪不能掩其俏,險境不能摧其志,儼然就是毛澤東的人格化身。被毛澤東推崇備至的“梅”,既是一種花,也是一種樹,只是人們更多地將其視為花,似乎都忘了它還是一種樹。

  《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螞蟻緣槐夸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中,“螞蟻緣槐”典出唐代李公佐《南柯太守傳》。“槐”就是槐樹,所謂大槐安國不過是老槐樹下的一個螞蟻窩,毛澤東用“螞蟻緣槐”表示對敵人的蔑視。“蚍蜉撼樹”語出韓愈《調張籍》“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此處的“樹”原本是指李白、杜甫的詩文,毛澤東賦予它全新的內涵,泛指正義的力量或者事業。在《漁家傲·反第二次大“圍剿”》“枯木朽株齊努力”中,“枯木朽株”也不同凡響,絕非通常意義上的殘枝敗葉。1964年1月27日,毛澤東曾對英譯者口頭解釋:“‘枯木朽株’,不是指敵方,是指自己這邊,草木也可幫我們忙。”《古代兵略·天地》:“金城湯池,不得其人以守之,曾不及培樓之丘、泛濫之水;得其人,即枯木朽株,皆可以為敵難。”共產黨領導的戰爭是人民戰爭,得道多助,就連“枯木朽株”也成為同情革命、支持革命的一股力量,這是革命軍隊“橫掃千軍如卷席”的力量之源。

  在有的詩句中,毛澤東提到樹時,泛指自然生長的樹,只是一種陪襯。例如,在《七古·送縱宇一郎東行》“天馬鳳凰春樹里”中,用“春樹”交代季節,表明萬物復蘇,春意盎然。在《五律·看山》“飛鳳亭邊樹”中,飛鳳亭邊的樹木郁郁蔥蔥。在《七律·和柳亞子先生》“索句渝州葉正黃”中,只見葉子不見樹,黃葉表明秋天。重慶談判期間,柳亞子向毛澤東索要詩稿,毛澤東手書《沁園春·雪》相贈,時值深秋,故曰“葉正黃”。

  需要強調的是,毛澤東是偏于豪放的詩人,他的作品更多地呈現出境像闊大、氣勢恢宏的特點。毛澤東既見樹木,更見森林,他詩句中的樹木既有個體形象,更有宏觀把握。比如,“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沁園春·長沙》);“萬木霜天紅爛漫”(《漁家傲·反第一次大“圍剿”》);“參天萬木,千百里”(《念奴嬌·井岡山》)。毛澤東視通萬里,放眼望去,著眼點不是單獨的山巒,更不是孤零零的樹木,而是群山逶迤,樹木成林。再比如,“人生無處不青山”(《七絕·贈父親》);“踏遍青山人未老”(《清平樂·會昌》);“綠水青山枉自多”,“青山著意化為橋”(《七律二首·送瘟神》)。在這些詩句中只見“青山”,未提樹木,但卻是處處樹木參天,生長茂盛。這種“青山”是好的生態,是美的風景,毛澤東對其心馳神往,贊不絕口:“戰士指看南粵,更加郁郁蔥蔥”(《清平樂·會昌》);“江山如此多嬌”(《沁園春·雪》);“江山如畫”(《念奴嬌·井岡山》)。

  當然,毛澤東對茂密的山林也不是一味地推崇,有時甚至會加以貶抑。比如《如夢令·元旦》“路隘林深苔滑”一句,山路狹窄險要,叢林茂密幽深,青苔濕滑難行。這里的“林深”變成艱難險阻,不斷激起毛澤東的昂揚斗志與征服欲望,正所謂“萬水千山只等閑”(《七律·長征》)。

 

 

毛澤東研究網聲明:本網站屬非營利性學術網站,消息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毛澤東研究網登載系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上一篇文章:毛澤東與我們一家
下一篇文章:毛澤東詩詞中的冬
版權所有:湖南省毛澤東研究中心 地址:湖南省長沙市德雅路瀏河村37號 郵編:410003 登錄
e-mail:[email protected] 湘ICP備:14006081 技術支持:格賽科技
主管: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湖南省社會科學院 主辦:湖南省毛澤東研究中心 總訪問量: 位訪問
快速时时彩 最新公式规律贴吧 2019年一码三中三中三会员图 看四张牌抢庄牛牛技巧 幸运飞艇在线1期7码计划 手机棋牌二人麻将 广东11选5全能版 北京pk赛车官网登录 天下国际诚信平台官网 上海快三免费计划 北京pk10破解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