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时时彩|快速时时彩开奖查询
  歡迎您來到毛澤東研究網    
故事人物

毛澤東晚年對中美教育交流的推動 ——中國改革開放的前奏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 2013年12月26日 作者:黃仁國 點擊數: 時間:2019-03-22
  

    毛澤東晚年打開中美關系大門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但把這個事情與中美教育交流結合起來進行分析的卻頗為少見。如果從中美教育交流的角度審視毛澤東晚年時的中美關系,或許我們能夠發現一些長期以來沒有引起注意的事情。

  直到毛澤東去世,中美沒有能夠建立起正常的外交關系,雖然從1973年開始互設了聯絡處,雖然美國的高官包括總統都來過中國訪問,但除赴聯合國出席會議的官員以及駐美聯絡處官員外,中國沒有正式派省部級以上官員赴美訪問,中國赴美訪問的代表團多半是非官方的,其中大多數是教育、科技、文化、新聞、體育和衛生領域的,而且,中國代表團盡管也受到美國政府官員的接待,但主要進行的還是專業交流;中國接待美方代表團,一個重要的內容就是參觀中國的學校,與教科文衛方面專家座談,即便是接待美國議會代表團也不例外。換言之,教育交流是中美建交前雙邊往來的主旋律。

  在“文化大革命”和“教育革命”期間,中國的教育部門處在一種很不正常的狀態,常常是美方要見的中國朋友還在農村勞動,尚未“解放”。在這種背景下,毛澤東為什么偏愛教育交流?顯然,教育交流有它特殊的作用。中美長期對抗,“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累積的問題太多,企圖自上而下,率先從政治層面突破,短期內解決一攬子所有問題,是不現實的。而通過教育交流這種“人民外交”模式,加深了解,培植友誼,自下而上地漸進改善雙邊關系,能夠給雙方留下更多的時間冷靜思考,逐漸摸清對方的底線,求同存異。所以,毛澤東利用斯諾的特殊身份給美國政府傳達改善關系的信息,邀請美國乒乓球代表團訪問中國打開中美關系大門,批準美國學者高爾斯頓和西格納訪華叩開中美學術交流大門。尼克松訪華后,中國政府連續派遣中國乒乓球隊、中國醫學代表團、中國科學家代表團和沈陽雜技團訪問美國,在美國掀起一股強勁的“中國旋風”。

  “國之交在于民相親”,民相親在于民相知、心相通。通過民間往來促進相互認知進而改善國與國之間的關系,是新中國外交戰略的一大特色,這一特色在中美關系改善過程中得到了充分發揮。但毛澤東推動中美教育交流的意義遠不止于此,其更為深遠的意義在于它成為了中國后來改革開放的前奏。

  首先,教育交流就是“讓中國了解世界,讓世界了解中國”。毛澤東晚年以高度的民族自信和堅定的開放決心看待和處理中美民間交流。他曾經指示,美國什么派別的人來華參觀訪問都可以,即便是右派也要歡迎。因此,美國不同階層、不同年齡段、不同學科專業的代表都有機會來中國訪問考察,并漸次讓他們到中國各地去接觸各種類型的學校、科研院所、工廠、農村、事業單位、政府職能部門,參觀名勝古跡。同時,中國也根據政治、經濟、科技發展的需要派遣了不同類別的代表團赴美參觀訪問、交流學習。除了參觀訪問、學術報告、學術座談、參加國際學術會議外,圖書情報資料交流、實驗室建設、合作研究、短期培訓、臨時性留學、特聘專家、客座教授等教育交流形式也得到了發展。可以說,毛澤東在世時,中美教育交流的主要形式都已見雛形。

  其次,毛澤東親自接見楊振寧、李政道等美籍華裔科學家,并在《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刊登大副照片和長篇報導,向國內外傳達了非常重要的信息。毛澤東尊重知識、尊重科學家的報導在國內外媒體上因之鋪天蓋地。國內民眾看到美籍華人科學家能夠享受這種殊榮,在思想上有了很大的觸動;外國民眾看到美籍華人科學家在中國享受到國家元首級待遇,增進了對中國的親近感,并對中國的未來充滿了正面的憧憬。國內外媒體的正面、良性互動推動了中國人民解放思想的進程。

  第三,開放與改革具有聯動性。“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是中國人在與人交往中的一種典型心態,1971-1976年也不例外。有錯就改,落后就追趕,勇于變革和學習,在當時的中美教育交流中就有鮮明表現。在政治上,一大批知識分子因為中美教育交流的開啟得到“解放”,重新出來工作。鄧小平出來主持工作,并對各條戰線進行整頓,也與中美教育交流的發展有著密切的聯系,因為中美教育交流的發展以及隨之引發的中國與其它國家教育交流的發展對國內的多條戰線的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不變革就很難適應形勢的發展變化。毛澤東去世后,我國改革開放率先從科教戰線開始,是因為中美教育交流的發展使我國科教戰線枝節末葉調整的空間越來越狹窄,這方面暴露出來的問題最嚴峻,必須突破這個瓶頸才能推動其它方面的改革。

毛澤東晚年打開中美關系大門,并以堅定的意志排除各種障礙維護中美關系的發展,直接原因是因為中蘇關系的惡化,擔心中國國家安全受到威脅,因而希望構建“一條線”與蘇聯霸權主義抗衡。但是,中美關系大門開啟后,長期維系兩國關系的竟然是教育交流,這確實值得深思。毛澤東牢牢把握住中美關系的主動權,不因中蘇關系的暫時惡化而急促與美妥協,是因為他深信只有自強自立才能真正維護國家的安全,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維護國家安全與實現“四個現代化”相輔相成,互相保障,缺一不可。發展中美關系,其落腳點不在于“以夷制夷”,而在于學習美國先進的教育科技、管理經驗,由此增強中國自身的能力,這應該是毛澤東晚年不遺余力地推動中美教育交流發展的深層次原因。也正因為如此,毛澤東晚年對中美教育交流的推動成為了我國改革開放的前奏。改革開放“始于毛,成于鄧”,中美教育交流是一個最好的觀察點。

 

毛澤東研究網聲明:本網站屬非營利性學術網站,消息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毛澤東研究網登載系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上一篇文章:毛澤東的嚴實家風
版權所有:湖南省毛澤東研究中心 地址:湖南省長沙市德雅路瀏河村37號 郵編:410003 登錄
e-mail:[email protected] 湘ICP備:14006081 技術支持:格賽科技
主管: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湖南省社會科學院 主辦:湖南省毛澤東研究中心 總訪問量: 位訪問
快速时时彩 摩卡官网娱乐app 体彩三码组六最大遗漏 京东江西时时骗局 最新的pk10app下载 2018年历史开奖记录 电子投注单下线 炸金花手机版下载安装 玩龙虎合能赢到钱吗 不限ip多账号送彩金 四季游戏娱乐